福州建筑行业新闻中心

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
首页 >> 建筑造价

房地产企业利益链也需和谐

来源: 2018年08月11日

房地产企业利益链也需和谐

要想一个公司治理成功,是要真正解决企业的各个利益阶层都能共享、受益和认同的文化内涵问题

企业文化,近年来是个时髦的词。专家学者都说滥了,那些懂不懂企业的人,也都少不了把这个词拎出来当招牌。但是,这企业文化毕竟是摸不着、看不见、闻不到的一个怪东西。在理论上,咱们也信,也服。但是,在企业经营的实践中,究竟该怎样去捕捉和宣扬企业文化,是一种让人困惑的现象。

经营环境的是与非

中坤成立之后,我们就定了一个宗旨,核心是让我们为社会再多做一些。意思是,我们受惠于社会的经济发展,经商的目的不仅仅是谋生、富裕,我们希望的是在谋生、富裕的过程中,去创造社会财富,体现我们的存在价值。

但如今看来,这个理念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了。财富倒是真创造出来了,自认为也没少给社会、群众干好事。但是,似乎没有什么人去相信和关注,你是不是为社会再多做了一些。相反,眼下流行和时髦的思潮是,凡是发财的、做大了的,都肯定有问题。比如说,当年我们去安徽宏村,政府、百姓因为穷,把我们当作了天外飞仙,夹道欢迎,唾沫星子见干的说尽了好话。那时候,如果投资失败了,我们自己知道,得夹着尾巴滚蛋,甚至于负债、坐牢、倾家荡产。宏村所在的黟县变成了中国的四大旅游经济强县之一了。中坤的麻烦却越来越大。别的不说,没有中坤,肯定没有宏村的世界文化遗产。2005年,中坤是当地纳税第一名,标志着当地经济形态从传统的农业经济形态转到了旅游经济形态。按说,安徽省就应该嘉奖表彰中坤。但是,眼下的气氛不对了。社会上似乎弥漫着一种清算投资商、打倒富豪、彻底算账的气氛。经营这么多年,中坤还在不断投资。但现在,各种各样的责难、质疑不断出现。纳税越多、营业额越高、当地政府百姓分红的比例越大,责难的浪潮越汹涌。

就拿近日《洛杉矶时报》的采访来说吧,言谈话语之间

房地产企业利益链也需和谐

,问的都是你们投了多少资、为什么有的老百姓嫌分到的少,等等。这真是很冤枉啊!投资的时候,没人管你的风险,到分钱的时候,却越分越觉得不够。分明是憋着心思把你打走、赶跑,独享没有风险的胜利果实。如今,怎么干都没关系,因为投资商和富人们已经被归了类。不能说是阶级敌人、专政对象,也差不多算是社会不和谐的一面。似乎一讲社会和谐,就是要解决、清算眼下的富人、企业家的问题。这可好,中国喊了多少年要培养自己的企业家,这八字没一撇,刚有几个算得上了,又眼瞅着成了万众侧目的坏蛋了。外商没人敢说,再赚钱、再暴利,那是国家的招商大计,弄不好毁了国际形象。国有企业不敢说,那是牵涉到国有资产、国家经济安全。眼下,只要提一句国有资产流失这敏感词句,所有的人都竖起耳朵、瞪起了眼。不知道这种现象和情绪将会如何蔓延。

这可能是说的偏颇了些。目前,民营企业经营的社会文化氛围孰是孰非,各有各的判断。

利益链的和谐

近日,在制定公司治理方案时,我仔细回想和研究了目前的形势和气氛,也悟出来一点。追求社会和谐,化解社会矛盾,解决不同利益阶层之间的冲突,将是中国社会、政治、经济方面的重要任务。作为企业,肯定得讲大局、讲政治。作为社会的一个单元,企业应该和能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这就是让一个企业的内部真正和谐、解决好劳资双方的利益冲突和矛盾,促使一个企业具有强烈的合作气氛、团队精神,这可能就是真正的企业文化了。

在这里,和谐是最基础的东西。这种和谐,首先是董事会和职工的利益和谐。那种我出钱雇你、你花力气干活的日子不会再有了。也不是简单的给了期权股,就能解决归属感的问题,其中的道理和麻烦必有许多。但是,真正要想一个公司治理成功,是要真正解决企业的各个利益阶层都能共享、受益和认同的文化内涵问题。

现在,假定这种文化内涵里不分出资者还是出力者,都是在一个利益链上,不是简单的雇佣、被雇佣关系,而是一个互为依存的关系。也就是说,相互的尊重、尊严的维护,是必备的条件之一。一个企业如果总处在内部对立当中,用简单的开人和炒老板的做法来维持经营,肯定两败俱伤。那么,怎么办呢?我们想到了党、团组织以及工会、妇联的作用。我们发现有一个至今没弄明白的现象,就是我们的党组织每年要收到许多年轻人的入党申请书。许多的大学生在大学生涯都不曾有过要求,但在企业工作一段时间以后,主动要求入党。在企业入党不能升官,也不能发财。但大家还是积极表现,我们也问过已经发展入党的一些年轻人,也曾经想做一个党建课题来研究。但是,不管怎样,从这些年轻人的身上,看到了我们党的未来和希望。我们决定今年加强党委工作,鼓励青年职工参加党课培训、学习,把为社会创造、为社会贡献作为企业党员的政治目标,以此带动我们的企业有一个向上的政治气氛和环境。

我们又恢复了团组织,要求年轻人纳入进来,鼓励他们和社会上的、企业外的青年开展交流活动,促使建立一种社会感。我们要求成立妇联组织、工会组织,要求与董事会相独立,提倡对抗。必须定期提供经费和时间,让这些组织自主开展活动,针对企业的规章制度、劳动福利提出意见。所有的规章制度必须经工会组织员工讨论通过,再来实施。也就是说,用员工制定的制度来管理员工。对员工的重大处罚和解聘解职要通报工会,征询工会意见,确保管理层不滥用职权。我们企业一半职工是女性,高管层极少有女性。因而在大男子主义盛行的中国,很少能考虑到女性员工的生理特点和家庭负担。所以要求妇联组织积极保护女性员工,反映她们的利益问题。我们自己都有兄弟姐妹。既然我们希望自己的姐妹、女儿要受到社会的保护和善待,那么,我们责无旁贷首先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保护我们的女性员工。

总之,我们希望企业内有不同层次的职工利益群体来与董事会对抗,确保我们能够听到那些不满,甚至愤怒的声音,确保我们管理层的信息和员工理解的信息是对等、对称的,确保企业内部真的形成一种互为依存的和谐气氛。这样的企业才是真正能够在不断的调控中生存的,才是真正能够创造财富的。也就是说,要形成一种企业文化,就是那种不要让任何一个阶层、任何一个员工从企业的利益链上掉下去的企业文化。这也是我们要抓好党建工作,共青团、工会、妇联工作的目的所在。

这些可能功利了些,不像大家上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课时讲得那么辉煌。但是我们以为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、企业内的党团群众组织的发展趋势,是真正中国的企业文化的特色所在,也是我们持之以与外企或其他形式的企业在21世纪竞争的文化利器。

做着看吧!

(毛文月)

随机文章